「其實我是個不被愛的存在吧。」

我帶著詫異的表情看著妳,只見妳輕輕一笑。  

「例如你呀。」

 

 

 

 

  喪禮簡單素雅,很符合妳的風格。


  這些裝飾竟令我感到與妳相襯,可能是因為妳最喜歡的顏色是白色吧。連最後一程都很符合自己喜好,這真是格外的諷刺

  

  我走進靈堂,看著妳親人驚訝的面孔我居然不感到意外。妳心中到底界定我為何種存在,是我反覆思考仍得不到答案的。每當我半開玩笑地問妳這個問題:「妳把我定位成什麼角色了?男友?」妳總是一笑置之。如今我憶起妳那帶著微笑的臉龐,到現在還是分不清那是出自內心的笑,或是為了應付我而硬掛在臉上的,只知道,妳笑起來真美、真好看。 

 

  與妳家人解釋我的來歷與我們的關係後,他們仍難掩吃驚臉孔。或許,妳的家人打從心底一直認為妳的生活圈不包括異性吧?爾後,妳的母親遞給我幾柱香,她當時的表情我依然歷歷在目,融合了感謝與責備……用言語真的難以形容。我點燃了香,那渺茫的星火就如同我們之間微妙的羈絆,在兩年前看似不過是微微地燃起,而現在卻燒成了熊熊大火,蔓延我的思緒,吞噬我的所有。 

 

  妳相信嗎?現在我的一切,都是妳。 

 

  只是妳不在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。 的頭像
氣泡。

::: 每日都是生命的唯一

氣泡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