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悟:

  嘿,近來好嗎?

  就這麼突然消失,我很抱歉。不過你可不要為了我而難過哦,不值得的。

還記得我們當初相遇的情況嗎?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。

不過你應該不知道吧。

早在我們四目交接以前,我就已經看過你了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阿悟
 

 

  「再見了。」我將香輕輕插入香爐中,看著飄渺煙灰隨風起舞,香的尖端星火閃爍。

  我別開視線,抬眼看向照片上小堇──面無血色與喜怒的撲克臉。我不禁有些吃驚,這與印象中的她判若兩人。

  小堇總是笑著、瞇起眼睛開懷地笑著的啊!

  「先生。」一道滄桑卻有力的聲音叫住我。

  「這是小姐要我轉交給你的。」回頭一看,原來是一位西裝筆挺的老先生。他拄著拐杖,亦步亦趨地走向我,手中拿著一個看似重量不輕的信封。

  「小姐?」我問。

  「是的,沈靜小姐。」老先生點點頭。

  是小堇啊……我接過信封,果真沉甸甸的,令人對內容物感到充滿好奇。小堇會要交給我什麼?我再望向老先生,試探性地問:「你是她的……?」

  「司機。」老先生馬上回答。

  司機?開玩笑的吧?我們初次相遇就是在捷運上的,小堇不都獨自搭車上下學?哪來的司機?

  也許是看我的表情變得疑惑,老先生更正似地:「不,應該說是『前』司機。」

  「小姐自從遇見先生之後,就不再讓我接送了。」老先生語畢,就拄著拐杖,漸漸走出我的視線。

 

 

──兩年前  

 


小堇
 

 


  我瑟縮地坐到駕駛座的正後方,確保老張無法用後視鏡看到我。

  盡量無聲地打開書包,確認雕刻刀放在能隨手拿出的位置。用手指輕輕戳刀鋒,果真夠銳利,輕輕一劃,就把我的食指割出一道淺痕。

  我用右手撫上耳朵下方,輕按規律地跳著的頸動脈。割下去就好了吧,幾分鐘後,我就可以……

  此時,車身突然一震,緊急煞車。

  「老張?」我指責地說。

  「小姐,不好意思,剛剛沒注意到現在是紅燈。」坐在駕駛座的老張特地轉身向我致歉。真不知道爸媽在想什麼,老張的年紀都這麼大了,居然還讓他當司機?看來最近公司真的人力不足,怪不得最近一直逼我要認真讀書,是為了未來好接他們的事業吧。

  等紅燈等到不耐煩了,我望向窗外。只見到一個身穿白色襯衫,背著明星高中書包的男學生正奔跑著,似乎是要搶時間過斑馬線吧?「只剩八秒了,來不及的。」我在心裡默想。

  沒想到他卻逐漸加速,彷若要衝刺百米,以迅速的腳程,成功地在短短數秒內過了馬路。

  不過更令我訝異的是,在他抵達之後,他居然手握著拳,像個孩子一樣用力地揮舞,感覺就像是自我慶賀:「我成功了!」一般。

  看著他的動作,我不禁莞爾一笑。 

 

  像個孩子一樣呢。

 

  「小姐……」老張正擺著一種融合欣慰與慶幸的表情,我從後視鏡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綠燈了。」我掛回沒表情的面具,隱瞞我浮動的情緒。

 

  真實的我,反正沒人在乎。

 

  車子駛動,在一如以往的沉悶之中,終於到校。我收起雕刻刀,打開車門時傾身對老張說:「以後你不必接送我了。」 

  不管老張的詫異,我帶著輕鬆的腳步,走向校門。 

 


  這是,我反抗的第一步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。 的頭像
氣泡。

::: 每日都是生命的唯一

氣泡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