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n 29 Sat 2013 10:55
  • 苦澀

 

 

  一個放學午後,細雨綿綿,帶著溽熱的風拍打在我的臉上。我獨自撐著傘,踏過一階又一階布著水漬的樓梯,走進月台,排入候車的長長隊伍中。此時正值尖峰時段,捷運湧入大量人潮。我擠在散著黏膩汗味的車廂裡,面無喜怒地盯著車窗外的景色。終於,到了轉運站,人群散去大半,我找了個靠窗的座位,靜靜地凝視窗上的雨滴一滴一滴滑落。突然間,一陣年輕女孩的嘻笑聲打破原先連空氣都要凝結的沉悶,於是我抬頭一看──才發現……

 

  是她。「曾經」的摯友。

 

  剎那間,我們的目光交接了數秒,只見她的表情從原本和友人談天的雀躍再變成驚訝,最終回歸沉默。我趕緊別開視線,緊盯著窗外。啊!雨開始變大了。起出點點落在窗上的雨滴現在已連成線,而我內心,也隨著天氣,愈來愈陰鬱,心中的回憶也隨之一點一滴地湧起。回想起當時和她相處的時光,還真是百感交集,五味雜陳。

 

  當時國中剛開學,她坐在我前方。指派幹部時我當學藝,而她是副學藝。我們經常合力完成大大小小的壁報、教室佈告欄的布置,甚至是隔宿露營的旗幟。我們都喜歡美術,熱愛繪圖,因此總是話匣子一開就聊不完,那時的我確確實實感受到擁有知音的甜。

 

  但隨著考試接踵而至,總是略贏她一點的我感到有些不對勁。她回頭找我閒聊的次數少了,面無表情的時候卻慢慢增加;一起討論題目解法的機會漸減,她去找別人討教的經驗急增。備受極度的酸楚劇烈地侵蝕著我的心頭。

 

  到了國九,已經慢慢漸行漸遠,依稀想起最後一次當面對話,原先的目的是想要釐清誤會,卻演變成針鋒相對,彼此指責謾罵。我已淡忘當時所言所語,只清楚記得那時像是吞下辣椒般的憤怒。

 

  聽見車門開啟和嘈雜的腳步聲,我才發覺車廂中已沒了她的身影。難得相遇,她不吭一聲就離去。到了終點站,我緩步走下車,直到車門關上,我才驚覺雨傘還留在車廂內。然而站外的雨聲仍不斷,我直步踏出去,任憑雨滴打在臉上,這才發現,雨是冷的,淚卻是苦的。

 

 


 

 

記。

 

這是作文。

所以這篇有點交雜真實和虛構,不過此人是確切存在的。

 

自從國中畢業後我們就毫無連繫,但當時在學校動筆寫此篇,回想起相處時光仍歷歷在目。

我以前國一國二時和她真的超級要好。

現在,真的有些想念。

 

想念最初國中時候的我們。

 

但逝者不復返。

 

 

所以,就謹以此文紀念吧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。 的頭像
氣泡。

::: 每日都是生命的唯一

氣泡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青蜻蜓。
  • 淚水是種體內的化學作用,流完後心情就會變好的(抱)
  • 謝謝妳噢 <3

    氣泡。 於 2013/06/30 18:2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