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孩好煩。

  下公車後沿著人行道步行約一百公尺即是我任教的兒童美術教室。

  這裡的學生大都是國小生,不過也有求好心切的父母把正在讀幼稚園的孩子送來這裡學畫。

  教室的玻璃窗從裡面貼著一幅又一幅的兒童畫作,乍看之下,會覺得「畫得真好!這真的是小學生的作品嗎?」,不過仔細一瞧,會發現裡面幾幅出現奇異的雷同。筆觸完全不一樣,不過主題、構圖,甚至是用色,全部都一模一樣。

  這可不是什麼神奇的巧合。

  原因很簡單,因為我們是很制式化的教學。

  老師畫什麼,你就畫什麼。不用思考,不用激發創意,學著我畫就對了。

  這樣不但好教,也好控制上課時間。

  送這些小孩來的父母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「表面上」畫得好,能在學校裡大放異彩,讓自己能夠引以為傲而已,根本無心培養孩子們的興趣。

  生活於這樣的社會風氣,我只能感嘆,這些爸媽是愛孩子還是愛面子?

  「老師!上課了!大家都已經到囉!」小諺的大嗓門真是威力十足,連站在教室外的我都隱約聽得到。

  我推開玻璃門,經過淡粉色系的櫃檯,向櫃檯人員打聲招呼,接著打開左手邊第一扇門。啊,今天大家真準時,平常都會有人遲到的。

  「大家午安!今天各位都好棒喔,沒有人遲到呢!」我放大音量,用輕鬆的語氣說話。接著走到最前面的長桌。

  「今天我們要畫的是──夜晚喔!」我邊講邊拿出一張四開大小的圖畫紙,用紙膠帶貼在立起的畫板上。

  「今天要畫夜晚耶!對了,小和我和你說喔,在之前的時候,我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晚上出去遛我們家的托托,結果……」小諺一聽到夜晚這個詞彙,不知道又連想到什麼,開始對小和大聲的說話。

  「同學們也把圖畫紙貼在畫板上,這樣等一下用水彩畫上去,紙才不會……」「結果我看到好圓好大的月亮喔!真的很亮欸,小和我跟你講,你看到一定也會很驚訝……」

  我的音量被小諺硬生生地蓋過。

  於是我乾脆停下,不講了。小諺在每一次上課都這樣,不顧慮台上老師是否在講解重要的步驟,只要興頭一來,就開始講個不停。

  「小諺,現在老師在講解喔,不要講話,等老師說完好不好?」「噓,小諺,現在在上課喔。」「小諺,你的聲音要蓋過老師了呢,這樣其他同學會聽不到老師講話喔。」

  不知道已經勸導過多少次了,小諺依然故我。

  這一次,我忍受不住了。

  「你看到一定也會很驚訝,因為那根本不像月亮!就像一顆被放大好幾百倍的電燈泡,不過是圓形的,咦?小和,你在看哪啊?我在和你說話耶,不看我很沒有禮貌喔……」

  「不看我更沒有禮貌。」我冷冰冰的語氣直接打斷小諺的長篇大論,小諺有些驚嚇地看著我。從來沒對學生發過脾氣的我。我的表情一定很難看吧?不然小諺這傢伙怎麼會怕成這樣。

  「老師……我只是想和小和說我之前看到月亮,很大的月亮,我只是覺得很特別,所以想和小和說一下……」小諺一副知錯的樣子,瑟縮的樣子真是可笑。算了,把氣氛弄僵的話,等一下也不好上課。

  「沒關係,老師只是希望小諺記得,要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。」我再度掛上微笑,說出這句不知道小諺聽不聽得懂的話。

  接下來的課程,不出我所料,非常順利。小諺靜靜地坐在小和旁邊,認真的看著我示範及解說。他曾幾度開口,似乎是想跟小和說話。不過一看到我面無表情地盯著他,就馬上乖乖地閉上嘴巴。

  很好。

  就是要這樣。

  我毫無阻礙地畫完示範畫,圖畫紙的左側有一條無限延伸的道路,一旁種了間隔相等的行道樹。右邊的部分則是大馬路,一輛又一輛的車子呼嘯而過。整張圖畫的重點則是佔了上半部的星空,右上角的一輪明月暈著鵝黃色的微量光芒,白色的星光灑落,整個夜空看起來明亮而柔和。

  啊。今天的畫好像有點太難了,不知道小朋友們能否應付得來。

  我走到學生的旁邊,嗯,情況不錯,大家都有依照我的指令畫。我一個看過一個,心裡深深的覺得這些孩子真是太好教了──只需要一點點提醒就可以畫得更像,不愧是這個美術教室特有的學生。

  模仿專家嘛。

  直到我看到小諺的畫。

  小諺的畫和我的沒有什麼差別,唯一的不同在於……

  月亮。

  我畫的月亮很朦朧、精緻,月光緩緩融合在夜的漆黑中。而小諺的,是巨大、明亮。就像是太陽忘了下山,一直高掛著,直到天空變得漆黑。

  小諺的畫,好不和諧。

  就像一頭豬出現在一群羊中,若無其事地低頭嚼著草。

  「小諺,你的月亮怎麼長這樣啊?」我半開玩笑地對小諺說。哪有月亮長成這副德性的?你以為是在畫你家的盤子啊?而且還是鮮黃色的咧!

  「是老師的畫錯了。」小諺直直看著我。這眼神讓我想到了甫下公車的小和,在看到我瞪司機之後,看著我的眼神。

 

  一種「妳做錯事了」的眼神。

 

  「我……我畫錯了?」被學生當面指控我還是第一次。

  「老師沒看過滿月吧?我想起來了!是上個月的事。我和爸媽一起去遛狗,結果看到好大好大的月亮,是黃色的,我沒騙妳!我剛剛就是要跟小和說這個!」小諺激動地解釋,口水都快噴出來了。

  他……在說笑話嗎?

  畫畫就是要照著我畫,在這間教室我就是規則!什麼我沒看過滿月?搞什麼鬼啊?這樣年紀的小孩就會頂撞老師?長大還得了?

  「你說老師沒看過滿月?少笑死人了,我在中秋節看過的滿月還比你一年到頭看過大大小小的月亮還多哩!你畫錯不承認就算了,還指責老師?小諺,你覺得你對嗎?」似乎連小諺之前上課吵鬧,我沒發作而隱忍的怒氣在今天都一次爆發了。我連珠炮般地大罵,小諺的臉色則愈來愈難看。

  「我真的沒有畫錯……我看到的月亮就真的長這樣……」小諺好像快哭出來了。

  「你再說一次,你是對的嗎?整間教室二十幾位同學都照著老師畫,就只有你一個人唱反調,畫那什麼月亮?」我愈說愈大聲,小諺真的被我嚇到了,嗚哇地大聲哭出來。

  「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唱反調。」我突然聽見小和冷靜的嗓音。

  只見小和拿起他那幅未乾的畫,上面的月亮畫得和小諺一模一樣。

  「小諺是不會騙人的,上一次他這樣興奮地對我分享一件事,是發現這間美術教室的時候。」小和略作停頓,整間教室好安靜,彷彿連空氣都凍結了。大家都在等小和繼續說下去。

  「他和我說:『你知道嗎,我之前和媽媽出去的時候發現了一間教畫畫的教室喔!那邊的人全部都好厲害!而且年紀好像和我們差不多,可是他們畫的畫真的好像大人畫的,都好厲害喔!』」小和一口氣說完這一長串,那的確很像小諺的語氣。

  「當下我才不相信呢,怎麼可能會有國小二年級的小孩能畫出比大人還好的畫。就算有也不可能很多個,一定是很罕見的天才。直到我媽媽問我要不要和小諺一起去學畫畫,我想說反正也沒事所以就答應了,結果就來到這間教室。」小和嚥了一口口水,繼續說。

  「我看到玻璃窗上貼的畫,真的好厲害,令人吃驚的厲害。那時候帶我來報名上課的媽媽也傻眼了,她還去問櫃台的阿姨這是不是小朋友畫的。」

  「阿姨馬上就說:『對啊,全部都是跟這孩子差不多年紀的小朋友畫的噢。』她指指我之後又說:『而且都是裡面的年輕女老師教出來的學生呢。』然後那個阿姨就往這間教室一指──我和媽媽就看到老師妳了。」

  「那時候老師妳帶著親切的笑容,向我和媽媽招招手。我們進了教室之後才看到小諺早已坐在裡面,對著我說:『你好慢喔!』」

  「小諺那時候沒有騙我,所以這次也不會是。我相信小諺。」小和看著臉上掛著眼淚和鼻涕的小諺,靜靜地說。

  這堂課終於結束了。

  我一如往常地挑出覺得畫得不錯的畫,準備要貼在教室的玻璃窗上。

  我沒選中小諺的,小和的當然也沒有。

  當小諺看到我跳過他的畫時,眼眶似乎又紅了。

  下課後學生們魚貫而出,我站在教室門口和他們一一說再見。

  輪到小諺時他還是乖乖地和我說掰掰,但跟在小諺身後的小和卻不發一語地走出教室。

  我的心有種酸酸的感覺。

  接著我在美術教室忙了好久。從玻璃窗拆下幾幅比較久之前貼的畫,再貼上新的畫作,或許是今天的心比較疲累吧,光做這件事就花了我好多時間。

  櫃檯人員則是很認真地問我今天上課發生的事,我一五一十地交代了。原本那位歐巴桑還很擔心小諺的父母會打電話來教室理論,在那邊嚷嚷著萬一破壞教室名稱怎麼辦之類的。她還雞婆地打電話通知另外一位教黏土雕塑的老師,結果我們三個人就討論這件事到晚上。

  最後小諺的父母沒有打電話來,反而是小和的媽媽打電話來了。

  小和媽媽說下一次就不到教室來上課了,這一期的學費明天會來教室付畢。

  失去一位學生了啊。我推開玻璃門,悵然地走出兒童美術教室。

  居然為了月亮而爭吵,真是好笑。今天的月亮長什麼樣子呢,讓我失去一位學生的月亮啊。

  我抬頭一看。

  才發現──

 

  這是小諺的畫出現的月亮。

 

  異常的巨大且耀眼的明亮,突兀地掛在漆黑的夜空。仿若和地球的距離突然被拉近了好幾萬公里,就這麼直接地映在眼前。我伸出手,原本用一指食指就足以遮住的月亮,如今連伸出一整個拳頭都難以遮蔽。我就這麼呆望著,我從出生以來,看過最壯闊的景象。

  

  我再度想起了小諺,以及深信著好友的小和。

  道歉……我必須要道歉!即使對方是小孩,我也要鄭重地道歉……道歉……要怎麼道歉,小諺都已經回家去了……回家……對了!打電話!

  我衝進快要拉下鐵門的美術教室,櫃檯歐巴桑吃驚地對我說妳要幹嘛?「隨便啦、隨便!」我諸如此類地隨便應付她之後,翻起學生資料簿,找到小諺的那一欄,用手機迅速地播號。

  這還是我第一次親自播電話給學生咧。

  「嘟──嘟──嘟──」快接電話啊!小諺!老師……老師對不起你……

  「喂──」是小諺的聲音,我差點激動地握不住手機。

  「我是畫畫老師,小諺,我有事要和你說……」我先走出美術教室,望著奇異的月亮,深吸一口氣……

  「是老師啊!老師,妳在家嗎?妳的家裡有窗戶嗎?趕快往外面看!今天的月亮就和我上個月看到的一樣,老師妳要相信我,這是真的,看看外面就知道了,妳看到之後就會相信我今天說的話了!……」手機傳來小諺的聲音。

  「老師看到了。」我平復情緒,輕聲地說。

  「是不是很誇張!很不像月亮對不對!老師,我沒有畫錯,只不過我畫的是上個月我看到的月亮!」小諺的聲音又充滿朝氣,真是太好了……

  「老師對不起你,是老師沒看過那麼壯觀的月亮,老師不該在全班面前責罵你。」我一口氣說出這些在腦中構思許久的話,把歉意全部傾洩而出。

  「老師……老師,那我下禮拜還可以去上畫畫課嗎?」小諺有些唯唯諾諾地問道。

  「當然、當然可以!」明明就是我的錯,是我在大家面前用疾言厲語傷了一個孩子的自尊,是我全盤否定一個孩子的解釋,但這孩子卻不恨我、不怨我,反而輕易地原諒我。

  「那我下星期會和小和一起去,我會勸小和直到他要和我一起上畫畫課為止!」

 

  我彷彿看到小諺的笑容,聽到小諺的笑聲。

 

  小孩,好善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幾個月後,兒童美術教室的玻璃窗。

  玻璃窗上貼滿了畫作。

  每一幅都各有特色,用色大膽,不落俗套。雖然構圖、配色、畫法之類的諸多技巧有待加強。

  但是卻充滿著這年紀孩子特有的創意。

 

  其中,貼在玻璃門上,最顯眼的一幅。

  畫著漆黑的夜晚,上面掛著一輪特大的明月。

  旁邊貼了一張註解:

 

  這幅畫的作者,開啟了我們的想像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。 的頭像
氣泡。

::: 每日都是生命的唯一

氣泡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丰鏡
  • 小孩有時候好善良真的,不過有時候……(不忍說
  • 盡量看好的一面ˊ ˇ ˋ

    氣泡。 於 2013/07/29 16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