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有純粹為了寫些東西而敲敲鍵盤。

  那些曾經戀棧在螢幕上的一字一句,似乎真的有極大部分不是為了最深層的自己。

  那,是為了什麼?

  我真的好像,忘了一些寫下由己而出事件的衝動,多了一點些許分數之間的競逐。增一分、減一分,在眼裡都差之毫釐失之千里,但果真如此嗎?

  我學習繪畫的老師,她總是會和我分享近事。某一次的課堂上,她敏銳地看出我對分數的執著,於是對我說:「現在的妳絕不是以後的妳。妳即便在現在考了滿分,十年後的妳、二十年後的妳,會記得嗎?那這些分數,妳過度在乎又有什麼意義?與其費心思在斟酌這些,不如趁現在多做一些有益未來的事。」

  是的,我用了時間在探究那些追不回的分數是差了多少,排名落了幾個。但卻沒有好好的問自己:「這真的是我要的嗎?」

  也從沒用心思索想要走的道路。

 

陽光灑落

  我很喜歡拍天空。

  雲朵和陽光的排列組合總是千變萬化,時時構成只停留一瞬的美景。

  背著沉重書包,想要趕緊回家歇息的我,曾為了向晚的夕景而停佇;算準時間出門,在上學路途容不得些微差錯耽擱的我,曾為了早晨的陽光而遲到卻毫不後悔。

  翻找手機裡的照片,最後一張天空,是在高二的時候。

  是不是自那個時候起,我已經開始猶豫,到底是否要跟隨心底的腳步?

 

  瀕臨選校之際,心中越是徬徨。

  是因為之前的心力都用於那些追不回的分數嗎?還是明知自己會如此卻刻意選擇逃避,不去釐清?

  竟然不知道解答。

  自從考完學測後,雖然在隔天立刻去圖書館讀書,但又滿心積著甫公布的學測解答,憂慮著哪科錯幾題,會得幾級分?心中又頻頻揣測非選擇題的分數,弄得自己焦躁不安,書本上的一字一句都讀不下。

  於是我就半逼迫著朋友陪我在杳無人煙的圖書館裡討論答案,可是越是爭辯討論,心中反是逐失踏實,多了擔憂。

  這又是因為過度在乎分數而顯露出的症兆嗎?

 

  在新年期間,我哪也沒去。有了機會能靜心思考。

  自己喜愛些什麼?在做些什麼事的時候會樂所不疲?從小到大獲得過的成就感是出自於什麼?

 

  現在,好像有一些醒悟了。

  就算再怎麼賣力馳騁,只要不是在適合自己的沙場上,終究是敗仗一場。

 

  目光短淺的我,是不是能夠真正地,聆聽最深層的自己了呢?

  似乎快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。 的頭像
氣泡。

::: 每日都是生命的唯一

氣泡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